第十九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

台積電文教基金會.聯合報副刊/主辦

短篇小說獎

●首獎

余依潔〈去當貓吧〉

獎學金三十萬元,晶圓獎座一座

2003年生,筆名余多,2022年6月畢業於安樂高中,還沒有過什麼人生歷練,更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大作,嬌生慣養,手氣很背。

得獎感言:

7/4.18:54

嗄?

7/5.11:05

我們終究得承載某種名,回應某些呼喊,除非你是一隻貓。

7/5.12:45

給咪咪:

用如此生澀的文字消費妳,我很抱歉。

7/5.12:48

「看,那邊的黑狗 爛尾。」

●二獎

陳禹翔〈若蓮〉

獎學金十五萬元,獎牌一座

2003年生,台南一中三年級,曾任台南一中青年社長,即將就讀台大人類學系。

得獎感言:

謝謝華老師,謝謝下午的時光,也謝謝評審老師們提醒我該來繼續寫作囉。想藉這個機會順道換氣一下,這片海洋太深邃,使我聯想到自己是隻鯨魚,希望所有不安與害怕全都拋諸腦後,浮起來剛好是在一個寧靜燦爛的地方。

●三獎

陳映筑〈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〉

獎學金六萬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曉明女中高一即將升高二。曾獲兩次曉明文學獎。擅長在寫作文時編故事,熱愛以小說創作反映時事。

得獎感言:

〈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〉是我會考的作文題目。動筆寫小說前特地翻閱歷屆的六級分範文,發現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本作因此誕生。雖然這是略具爭議性的題材,但我希望衝擊的光波會像煙火一般燦亮。

感謝一路支持我的家人與老師,也感謝評審老師的肯定。這對首次參加大型文學獎的我真的是個大驚喜。最後一定要感謝看到這裡的讀者。

●優勝獎 五位

林鈺喬〈無聲〉

獎學金一萬元,獎牌一座

西元2004年生,現就讀北一女中二年級。喜歡寫作,但只有在截稿前夕才會寫出像樣的東西。喜歡手指在鍵盤上敲擊的快感,雖然最近比較常用手機。希望有一天能寫出很厲害的作品,靠寫作養活自己。

顧瑛棋〈水塔〉

獎學金一萬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生,畢業於台中女中人社班。總是喜歡人以外的事物。

林心慧〈爐火〉

獎學金一萬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生,松山高中社會組高二生。

不斷妄想走到哪一步,又因為認為遙不可及而不敢用全力,不斷表演著努力的樣子向外證明,總歸一句是有表演慾的偷懶傢伙。幸好足夠幸運。

游耘如〈時間的流光〉

獎學金一萬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蘭陽女中一年級。常常徘徊在沉睡與清醒的間隙,聽著光影入侵夢境,等著被綁架到另一個時空或宇宙。那裡有詩句、音樂、透明的陽光,也有來自黑洞的瘋狂幻想大雜燴。

林欣妤〈白花阿嬤〉

獎學金一萬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目前就讀台南女中二年級,熱愛每個晴天、陰天和雨天。是個每天努力生活、偶爾會過度樂觀的雙子座女孩,特殊才藝是必要時可以徒手打蟑螂。

喜歡溫暖的文字,目前仍在努力思考如何讓自己的文字保留溫度。

散文獎

●首獎

羅心怡〈我們這一代〉

獎學金十五萬元,晶圓獎座一座

2003年生,畢業於山明水秀的台中新社高中,即將前往就讀台大戲劇系。

得獎感言:

接到得獎通知又叫又笑的,隨後又擔心主辦單位有沒有搞錯人,哈哈。最想感謝家人在我其他文學獎落選時,告訴我,他們喜歡我的作品;不論我是落魄還是綻放光彩,只要有你們在,我就能堅定信心。

●二獎

劉子新〈二二春〉

獎學金十萬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嘉義女中一年級,喜歡雪和浪花,喜歡在搖搖晃晃的公車上寫同人文,喜歡對著生活中的瑣事胡思亂想,給飛過天空的候鳥加上心情,希望他們不要覺得我很煩。也希望能一直一直寫下去,還有很多很多故事想寫。

得獎感言:

謝謝評審老師、謝謝爸爸媽媽、謝謝花圃的開拓者R同學,以及明明死了還要被我挖出來消費的椿象們。〈二二春〉寫於水深火熱的二段前,也代表2022春天的意思。春天的夜晚總是難眠,謝謝那晚失眠的我揉著眼睛爬起來寫了這篇,增色了好像變得沒有那麼平庸的十六歲。總之我好幸福喔,感覺活著真的太好了。

●三獎

李鈺甯〈應許之地〉

獎學金五萬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,國立蘭陽女中二年級,罹患拖拖拉拉晚期。喜歡放空和貓咪,如果下輩子是一隻能天天放空的貓咪就好了。

得獎感言:

收到通知的時候興奮得呱呱叫,在床上滾了老半天消化這個事實。寫作於我來說是深深地剖開自己,再把各種臟器裝飾出場。有人說閱讀是靈魂混血的過程,所以那些第一讀者或許都有一點我的影子。謝謝我的家人們,謝謝評審,還有謝謝那些在大雨中寄件、給了我許多建議,還有借我立可帶的天使們。希望自己能更好,希望世界能更好。

●優勝獎 五位

王以安〈籠〉

獎學金八千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出生,蘭陽女中一年級語文班。逐漸領略創作的趣味,享受反思與反省的時光。近期愛好:邊吃媽媽做的便當邊讀散文集。

黃楊琪〈指彩〉

獎學金八千元,獎牌一座

筆名馬來貘,2004年生,國立羅東高中三年級。天秤座,代名詞是sentimental,喜歡巧克力、大自然以及唯美的文字,總是在截稿日的隔一天才把文章寫完。

林子微〈青氈〉

獎學金八千元,獎牌一座

2006年生,宜蘭人,目前就讀蘭陽女中一年級。從小就對語文有興趣,曾參與文字創作。高中進了語文班,開始接觸不同文類。在課業之餘能以文字作為抒發管道,同時精進創作能力,是件相當幸福的事。

張逢恩〈無人知曉〉

獎學金八千元,獎牌一座

2003年生,彰化高中畢業,即將成為台師大台文系新鮮人。生活在歷史與現代的夾縫,既喜愛新潮又留存些古典氣息。彰化土生土長,一直期許以書寫,為土地與平權發聲。

郭松明〈相忘於江湖〉

獎學金八千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5月3日出生,畢業於台中市立東山高中,現為準大生。喜好記錄生活所遇,隨興發布於IG帳號「linway0503」。

新詩獎

●首獎

古君亮〈蛇〉

獎學金十萬元,晶圓獎座一座

2004年生,新竹高中三年級,苗栗人,即將就讀台師大國文學系。喜歡拈著未磨圓的詩句與浴室約會,無聊時我保持靜謐,我保持靜謐我會默背一段《石室之死亡》。經營更新頻率低的Instagram帳號@decadentpoet0816。目前還在努力學習把詩寫好。

得獎感言:

從未料到高中文學獎旅程的起點與終站會在同個位置,感謝一路上對我的作品提供建議的朋友們,感謝文學,感謝評審老師,感謝我自己。我今後將轉身向更寬廣的地方走去,嘗試被詩找到,等待寂滅的海域吹起風,把蛇從我的體腔抓出來。

●二獎

袁清鋆〈潛藏〉

獎學金三萬五千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現就讀嘉義高中二年級,青年刊物社社長。摩羯座,不吃牛,但是牛油炸過的食物可以。個人不怎麼宅,不過是資深原神玩家。

得獎感言:

非常感謝主辦單位和評審老師給予我的機會,希望我以後能不負大家的期待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,雖然說我還在努力尋找自己的作品風格,也因為被課業壓榨而難以維持心力在文學上,我還是會努力的。

●二獎

林鈺喬〈起霧的鏡〉

獎學金三萬五千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生,現就讀北一女中二年級。喜歡寫作,但只有在截稿前夕才會寫出像樣的東西。喜歡手指在鍵盤上敲擊的快感,雖然最近比較常用手機。希望有一天能寫出很厲害的作品,靠寫作養活自己。

得獎感言:

首先感謝評審們的青睞,收到得獎通知後我回頭看了好幾次這首詩,感到困惑也感到慶幸自己能被看見。

謝謝陪伴我創作的親友,也謝謝Y,雖然妳不會知道詩裡每一個字都與妳有關,但沒有妳就沒有〈起霧的鏡〉。

這首詩是我大半夜在浴室裡對鏡寫出來的,以前一直想寫但無從下筆,能夠在三年後用那場雨換來一個獎項,我覺得好值得。

(以上兩位並列二獎,平分二獎五萬元、三獎兩萬元總獎學金)

●優勝獎 五位

張晉誠〈鎖〉

獎學金六千元,獎牌一座

2004年生,現就讀台中一中二年級。台中人,高一接觸詩作,高二才開始認真寫作。習慣在晃盪的公車中望著窸窣人群以及燈光,一有念頭就傳送訊息給自己的聊天室。

林可婕〈春日身體說〉

獎學金六千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四月生,明道中學高二升高三。

彰化出生,台中長大,嚮往南方。喜歡民謠搖滾。

作為一個社會觀察家,睡著後會變成時空旅者。

洪誼哲〈水星日記〉

獎學金六千元,獎牌一座

2005年生,現就讀板橋高中二年級,得過武陵基金會全國高中生文學獎二獎、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入圍。

陳文昀〈誰盲〉

獎學金六千元,獎牌一座

2006年生

桃園陽明高中一年級

生於溽暑的正午

而昀,日光也

謝謝爺從賜予名字開始

跪著寫詩 像死了一樣活著

被說過幾次性格和詩很一致

沉淪熱愛 思緒囤

底片和攝影

趨向動詞

耳朵還停留在20世紀的海外

窺探 可以在這找到我

IG@_florilege___

Fim IVE IZ*

程俊嘉〈睡前活動〉

獎學金六千元,獎牌一座

2003年生,現就讀正心高中三年級,準備上政大中文系。覺得情詩是最接近戀愛的那種寂寞。目前最想做的事是好好談一場戀愛。曾獲中台灣聯合文學獎、新北文學獎。

--

--

作家蔣亞妮(左)與沈信宏。(攝影:許正宏)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

4月29日舉行的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由蔣亞妮與沈信宏朗讀,謝凱特主持。三位年輕作家聊起網路,差點忘了朗讀。

謝凱特以唐傳奇《杜子春》的故事開場,敗家子杜子春因緣際會開始煉丹修行,守丹爐的過程中會出現幻覺,一旦出聲就前功盡棄。各種恐怖折磨杜子春都忍下了,可是後來他變成女人懷胎生子,目睹孩子慘死,終於發出悲慟吶喊──瞬間幻象消失,修行失敗。杜子春的幻境遊歷和上網或閱讀小說那種虛擬世界的感覺很像,遇到真正在意的事情會讓你情不自禁叫出聲來。

文學可以創造一個現實的複製品或將現實重組,讓謝凱特聯想到元宇宙。寫作如同進入自己的元宇宙,建立自己的虛擬空間。尤其他國高中時流行的那種部落格,像一個隱匿的村莊,一串串網址宛如通往某一個世界的鑰匙,謝凱特至今仍十分懷念。

蔣亞妮好奇,網路平台演進至今,部落格、臉書、IG,更年輕一代用抖音,寫作的人要如何跟隨時代的腳步演化?

沈信宏在國中擔任國文老師,據他觀察,通常是大人看YouTube,學生看抖音,這是世代差距,所以推廣文學也要試著開拓抖音這方面的運用。

然而抖音要如何嶄露文學性?蔣亞妮問,抖音的影片長度有時間限制,所以是否必須朗誦文章的最菁華部分並搭配一段精湛的舞蹈?

謝凱特引用流行語「抖音一響,父母白養」說明抖音的迷人之處。此外,抖音的大數據和演算法,讓使用者有被了解的窩心感受。

沈信宏表示很喜歡自己被演算,他說手機往往能在他搜尋之前搶先推薦他所需要的商品,恐怖又溫馨。他每天下班都會用YouTube看韓國偶像唱歌跳舞,YouTube會有各種拍攝角度的推播,都不用自己搜尋,但是他如果為了工作去搜尋一些教學方法之類的資訊,YouTube的演算法就會失靈。沈信宏想像手機也會驚訝:「咦,這個人怎麼不看男團了?」沈信宏平常不會跟老婆說自己喜歡某個男團,怕老婆覺得他很奇怪。不讓老婆知道的事,手機全都知道,所以他覺得手機比其他人都了解自己。

蔣亞妮認為,網路的可貴之處,在於可與現實生活區隔,在網路上可以有不同的人格,網路是自己的房間。她和沈信宏一樣喜歡看選秀節目,而且各國選秀她都愛。演算法推送各種相關內容到你眼前,還包括參與選秀者練舞、卸妝等等各種花絮。不過,演算法再怎麼貼心,它其實根本不是真的認識你,你仍舊是孤單的。即使有AR(擴增實境)、VR(虛擬實境)的技術,你依然無法跨越真實與虛擬的鴻溝。網路是一個神祕的世界,無論登入YouTube、臉書或遊戲,登入的瞬間,你就進入了現實生活中離自己比較遠的地方。

在蔣亞妮心中,從寫作者到作家是一條遙遠的路。每當有人問起自己的職業,雖然自稱作家感覺很沉重,但比起回答文字工作者、撰稿人、自由業,說自己是作家往往比較容易讓人理解,不需要花費太多唇舌去解釋。

沈信宏不想讓學生知道他的作家身分,但學生總是會發現。他的《成為男人的方法》常被學生調侃:「老師,你要教我們如何成為男人嗎?」青春少年總能在書裡那麼多字數當中挖掘出讓老師害羞的部分,讓他尷尬逃跑。

沈信宏慶幸自己不是職業作家,寫作是因為想寫,而不是為了生計,被退稿也沒壓力──這種狀態真是舒服!

--

--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 3月25日舉行的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邀請小說家駱以軍、楊隸亞對談與朗讀,由詩人楊澤主持。 駱以軍與楊隸亞因參與演出楊澤的紀錄片《新寶島曼波》而結緣。駱以軍與楊隸亞都熱愛文學與算命,駱以軍比楊隸亞年長十七歲,看楊隸亞的命盤與他同樣是「雄宿朝元」的格局,熱心地以過來人的角度提醒楊隸亞要做好哪些心理建設。 楊澤笑說:「駱以軍常算命自誤,幸好沒有誤人!」在楊澤眼中,瘦小的楊隸亞穿著寬大的衣衫,外型像卓別林,內在則像她的書名《女子漢》,有一種冷眼旁觀式的酷。 楊隸亞原本不叫楊隸亞,學生時代參加大小文學獎常鎩羽而歸,眼見身邊較熟悉的同學、學弟都有很好的表現,因此曾經非常失落,也懷疑自己是否寫得不夠好。2014年夏天,她陪同一位在娛樂圈工作的朋友算命,朋友慫恿楊隸亞既來之就順便問問看自己的命運,結果那天命理師給了她一個新的名字「楊隸亞」。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,那年十月她獲得林榮三文學獎的散文首獎。楊隸亞覺得奇怪,她還是原來的她,作品寫的也是原本她所知所想的事情,為什麼換個名字就有完全迥異的成績,莫非命理領域中果真存在一個神祕的盒子,等待人們去打開?這打開了她對命理研究的好奇。
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80現場報導】曼波奇緣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80現場報導】曼波奇緣
小說家駱以軍(左起)、楊隸亞與主持人楊澤合影。(攝影:許正宏)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

3月25日舉行的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邀請小說家駱以軍、楊隸亞對談與朗讀,由詩人楊澤主持。

駱以軍與楊隸亞因參與演出楊澤的紀錄片《新寶島曼波》而結緣。駱以軍與楊隸亞都熱愛文學與算命,駱以軍比楊隸亞年長十七歲,看楊隸亞的命盤與他同樣是「雄宿朝元」的格局,熱心地以過來人的角度提醒楊隸亞要做好哪些心理建設。

楊澤笑說:「駱以軍常算命自誤,幸好沒有誤人!」在楊澤眼中,瘦小的楊隸亞穿著寬大的衣衫,外型像卓別林,內在則像她的書名《女子漢》,有一種冷眼旁觀式的酷。

楊隸亞原本不叫楊隸亞,學生時代參加大小文學獎常鎩羽而歸,眼見身邊較熟悉的同學、學弟都有很好的表現,因此曾經非常失落,也懷疑自己是否寫得不夠好。2014年夏天,她陪同一位在娛樂圈工作的朋友算命,朋友慫恿楊隸亞既來之就順便問問看自己的命運,結果那天命理師給了她一個新的名字「楊隸亞」。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,那年十月她獲得林榮三文學獎的散文首獎。楊隸亞覺得奇怪,她還是原來的她,作品寫的也是原本她所知所想的事情,為什麼換個名字就有完全迥異的成績,莫非命理領域中果真存在一個神祕的盒子,等待人們去打開?這打開了她對命理研究的好奇。

駱以軍自二、三十歲即以梵谷為師法對象,燃燒生命投入創作,搞壞身體,五十歲心肌梗塞摔倒路邊,歷經波折才檢查出糖尿病,總覺得內在的生命火苗將熄。楊澤是駱以軍的大學老師,駱以軍有幸受到楊澤照顧,他形容楊澤是觀音菩薩。

楊隸亞回憶楊澤找她拍片時,僅以FB的Messenger留言:「拍紀錄片,要不要演?」楊隸亞什麼都沒想就回覆:「好。」拍片過程中,有一場戲是駱以軍在咖啡店角落抽菸,楊隸亞騎著摩托車從他面前那條街經過。拍戲當天下著大雨,為了那一場戲的各個拍攝角度,楊隸亞淋雨騎了三十趟!但能跟自己崇拜的小說家停格在同一個畫面,楊隸亞說至今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幸福。對楊隸亞而言,雖然也曾有過上班族的經驗,但最快樂最平靜的時刻還是閱讀小說和寫作的時候。

幾年前楊隸亞有個參加海外文學交流的機會,她選擇馬來西亞,學了一點馬來文,與當地人有近距離接觸,開始覺得應該為生活中不了解的族群寫一些故事。於是她構思台灣形形色色的人,包括外省人、本省人、原住民、從別的國家來台灣的人,在台灣怎麼生活、如何互動,2021年以《台北男子圖鑑》成為第22屆台北文學年金得主。這次她選讀的〈飄洋過海來做工〉,就是印尼青年來台工作的故事。去年她以《雲端家族》獲得文化部青年創作獎勵,這個獎勵限定年齡要在四十歲以下,她忖度四十歲以後沒了補助,能否繼續寫作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。

駱以軍近年迷戀壽山石,他引述清代高兆的《觀石錄》,每塊壽山石各有不同的美,有的如凍雨欲垂,有的如夏日蒸雲……高兆記錄、收藏壽山石,是駱以軍的「忘年(400年)之交」。

預計年底上映的《新寶島曼波》是一部創新敘事方法的「偽紀錄片」,充滿音樂與歌舞,屆時駱以軍將貢獻他的寶貝壽山石做有獎徵答回饋觀眾,敬請期待!

【2022–04–25/聯合報/D3版/聯合副刊】

--

--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 2月25日舉行的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由詩人蕭蕭與白靈朗讀。主持人林德俊首先介紹兩位前輩對台灣詩壇的發展貢獻卓著,許多人開始寫詩是受到他們二位的著作啟蒙,例如蕭蕭的《青少年詩話》、《現代詩創作演練》、《現代詩遊戲》、《蕭蕭教你寫詩為你解詩》、《新詩體操十四招》;白靈的《一首詩的誕生》、《一首詩的誘惑》、《一首詩的玩法》。 白靈過去任教於台北科技大學化工系,他曾說:「科學是太太,文學是情婦。」林德俊評估白靈兼顧得非常好,雖然有了太太,但從未冷落情婦。反過來也說得通,雖然有了情婦,但從未冷落太太。台下有人唯恐天下不亂:「通常都對情婦比較好。」林德俊再補一刀,「白靈現在退休了,太太就……」幸好白靈真正的太太今天不在場。 這次對談的主題是「摩挲定律」,蕭蕭解釋,「挲」與「摩」類似,但「挲」是加入感情的撫摸、搓揉,例如祖母在孫子女頭上「挲挲咧」、愛書人一再摩挲書本。 白靈將「摩爾定律」與「摩挲定律」對比,「摩爾定律」是半導體技術提升的經驗法則,意味著追趕速度、追趕時間,「摩挲」則剛好相反。「摩爾」求快,「摩挲」求慢。譬如讀詩,慢才有情感、音樂感。情感本身就有摩挲的效果。文字與心靈產生共鳴的時候,時間越延緩,體會越深刻。當時間有停頓感的時刻,是人生最愉快的時候,哲學上稱之「垂直的時間」。平常我們過日子是「水平的時間」,按照物理時間進行;但是在摩挲的時候,是一種心理的時間。把時間停頓化,就是「摩挲」最重要的精神。
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79現場報導】這一夜,真是雋永啊!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79現場報導】這一夜,真是雋永啊!
主持人林德俊(左起)、詩人蕭蕭和白靈合影。(攝影:許正宏)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

2月25日舉行的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由詩人蕭蕭與白靈朗讀。主持人林德俊首先介紹兩位前輩對台灣詩壇的發展貢獻卓著,許多人開始寫詩是受到他們二位的著作啟蒙,例如蕭蕭的《青少年詩話》、《現代詩創作演練》、《現代詩遊戲》、《蕭蕭教你寫詩為你解詩》、《新詩體操十四招》;白靈的《一首詩的誕生》、《一首詩的誘惑》、《一首詩的玩法》。

白靈過去任教於台北科技大學化工系,他曾說:「科學是太太,文學是情婦。」林德俊評估白靈兼顧得非常好,雖然有了太太,但從未冷落情婦。反過來也說得通,雖然有了情婦,但從未冷落太太。台下有人唯恐天下不亂:「通常都對情婦比較好。」林德俊再補一刀,「白靈現在退休了,太太就……」幸好白靈真正的太太今天不在場。

這次對談的主題是「摩挲定律」,蕭蕭解釋,「挲」與「摩」類似,但「挲」是加入感情的撫摸、搓揉,例如祖母在孫子女頭上「挲挲咧」、愛書人一再摩挲書本。

白靈將「摩爾定律」與「摩挲定律」對比,「摩爾定律」是半導體技術提升的經驗法則,意味著追趕速度、追趕時間,「摩挲」則剛好相反。「摩爾」求快,「摩挲」求慢。譬如讀詩,慢才有情感、音樂感。情感本身就有摩挲的效果。文字與心靈產生共鳴的時候,時間越延緩,體會越深刻。當時間有停頓感的時刻,是人生最愉快的時候,哲學上稱之「垂直的時間」。平常我們過日子是「水平的時間」,按照物理時間進行;但是在摩挲的時候,是一種心理的時間。把時間停頓化,就是「摩挲」最重要的精神。

蕭蕭首先朗讀〈睡在牛牢間的那個晚上〉,提到從前他的曾祖父擁有一大片土地,後來祖父輩分家,牛隻被帶走了,他父親住處的牛牢現在成了他的臥室,有物換星移的感觸。

這兩年因為疫情影響,大家必須戴著口罩見面。蕭蕭考大家,口罩的台語怎麼講?台下回答「tshu?-am」(喙罨、口掩)!蕭蕭說「口掩」來自於牛,農人不希望牛一邊耕田一邊吃路邊的草,所以用竹編的網套在牠的嘴巴上面,稱作「牛口掩」;怕狗咬人,為牠戴上「狗口掩」;現在人戴口罩,或許也是希望我們不要亂咬人。上一代講口罩是直接用英語「mask」音譯,「口掩」是對其他動物講的。我們這兩年講人戴口掩,等於被畜牲化了。

除了寫詩,蕭蕭的農村散文也在台灣文學史占有一席之地。林德俊稱蕭蕭是「農的傳人」,白靈則是「酒的傳人」。林德俊原本不喝高粱,讀過白靈的〈金門高粱〉這首詩之後,竟開始喝了。

解嚴之前,金門是戰地,曾駐守十萬大軍。今日金門不再是前線,很多金門人感嘆自己是「被祭祀過的昨日之肉」。白靈為金門、馬祖、綠島寫了許多詩,結集為《昨日之肉》。白靈也愛九份,盛讚九份是台灣落日最美的地方,幾乎打開任何一扇窗看出去都很漂亮。

蕭蕭說很多事都是白靈帶著他認識的,寫茶詩也是。白靈這次選讀的〈飲茶小集〉七帖(摘自《女人與玻璃的幾種關係》),最後一段「到黃昏時╱自己能不能靠近自己╱說:這一天╱真是雋永」正好作為今夜的註腳。

白靈說:「年輕時我們信仰明天,年紀大時我們迷戀昨日。」不知道各位讀者是信仰明天,還是迷戀昨日呢?

【2022–03–21/聯合報/D3版/聯合副刊】

--

--

新不如舊,其實我們都是舊的。

為妳哭的時候,她說我很善良,我不敢說是兔死狐悲。

我想讓她以為我善良久一點,其實不用她說,我總會偷偷看妳。看妳和我擺出相同的姿態,若有似無的在每個地方釋出關於她的消息:掩住半邊臉的照片,捧著她送來的花束……,九宮格的照片排列,她總在中心。

我細細翻閱過每一則妳的貼文,看她微服出巡的痕跡。

我們有多像,我就有多難想像妳會怎麼恨我。恨我後到,還沾沾自喜地以為外顯的愛是一種媒介。

我想跟妳說那個晚上,我是因為敬重妳而哭,不是因為愛而不得、得不償失。

如果愛能夠論斤秤兩,妳是學姊。

【寫給情敵 短文/詩徵文辦法】

想像寫一封信給情敵,會是咬牙切齒、言語說服,或者僅只於介紹自己?

請以短文(300字以內,含標點符號)或新詩(20行以內,含空行)寫一封信給情敵。在文學大小事部落格徵稿辦法之下,以「回應」(留言)的方式貼文投稿,貼文主旨即為標題(標題自訂),文末務必附上e-mail信箱。每人不限投稿篇數。徵稿期間:即日起至2022年4月6日23:59止,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。預計5月下旬公布優勝名單,作品將刊於聯副。

台積電文教基金會、聯合副刊╱主辦

駐站作家:夏夏、阿布

(刊登於2022.03.22聯合報副刊)

--

--

非得回應的話,我只說一件:聲音的傳導需要介質。

固體比液體快,像是把頭枕在他右脅說話,他說喜歡的時候,聲波傳上我的頭骨再沿脊椎下行,耳朵還沒聽明白喜,五臟六腑已經在歡。

液體又比氣體快,山徑雨霧裡,特別聽得見小動物窸窣,睜眼不見遠近,是黃喉貂嗎?我與他屏息相望,不願作聲吵響整片森林。

人與人間的聲波媒介還是以氣體最為常見。神造天地,造光,造空氣,造林獸萬物以養人,像是他以愛慾開創新世紀,奉我為神,在他的天地成為光,養他。那是自然不曾想到要為你所在之地放進半粒氧,半滴水,半片葉的,不是因為你所以不放,而是沒有那處地,任何人祟在那裡說話都不會有聲音。

物理就是這樣,不單獨為你而立,輪到誰頭上都是一個原理。

--

--

我該如何稱呼你,我的情敵?我知道你在那裡,你可能也知道我,隔著一層玻璃,我們是彼此鏡子裡的倒影。畢竟做一個稱職的情敵並不容易。沒有更早,沒有更晚,在生命中的某個階段,必須同時愛上同一個人;或許在靈魂的深處,你和我有著相同的頻率。你愛他什麼地方呢?早晨的側臉,或吃東西的樣子?真巧,我也是。我們擁有相似的眼睛。

或許在另一個時空裡,我們會親密得無話不談;但你可能不知道,我還寧願你是我的情敵。即使懷抱著隱約的敵意,但比起愛人,情敵的一舉一動更令人掛心:你和誰在電影院打卡?下午茶的對面坐的又是什麼人?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心裡也揣著我的情敵。啊情敵,我發覺我需要你如威士忌裡的少許苦精,蛋糕上一點切絲檸檬皮。

徵文辦法:請以短文(300字以內,含標點符號)或新詩(20行以內,含空行)寫一封信給情敵。在文學大小事部落格徵稿辦法之下,以「回應」(留言)的方式貼文投稿,貼文主旨即為標題(標題自訂),文末務必附上e-mail信箱。每人不限投稿篇數。徵稿期間:即日起至2022年4月6日23:59止,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。預計5月下旬公布優勝名單,作品將刊於聯副。

台積電文教基金會、聯合副刊╱主辦

駐站作家:夏夏、阿布

--

--

靜物畫裡的水果

散發腐敗的濃烈香氣

畫裡的愛情

卻沉沉睡去

(調色盤裡的顏料是不是又更混濁了?)

【寫給情敵 短文/詩徵文辦法】

想像寫一封信給情敵,會是咬牙切齒、言語說服,或者僅只於介紹自己?

請以短文(300字以內,含標點符號)或新詩(20行以內,含空行)寫一封信給情敵。在文學大小事部落格徵稿辦法之下,以「回應」(留言)的方式貼文投稿,貼文主旨即為標題(標題自訂),文末務必附上e-mail信箱。每人不限投稿篇數。徵稿期間:即日起至2022年4月6日23:59止,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。預計5月下旬公布優勝名單,作品將刊於聯副。

台積電文教基金會、聯合副刊╱主辦

駐站作家:夏夏、阿布

--

--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 2022年第一場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由林俊頴與黃麗群主講「文學捕夢人」,主持人是顏訥。 林俊頴穿著淺綠色襯衫,搭配橘色開襟毛衣,深藍色牛仔褲褲腳捲兩道,腳踏尖頭發亮皮鞋。黃麗群一襲黑色迷你裙洋裝,左腕彩繪花卉,搭配一雙銀色平底鞋。兩位土象星座對談者亮麗登場,除了朗讀,也進行對於文字與傳播媒介的思辨。 家裡書籍氾濫成災,林俊頴索性重讀舊書,閱讀新書的機率相對減少,近來常看章回小說。他認為,章回小說的時代,識字率並不普及,紙張、印刷都不易取得,由於環境制約,不得不高度節制與收斂,例如文言文。創作長篇小說對他而言,只要抓到模式就容易下筆,暢所欲言並不困難,難在懂得節制與提煉文字的過程。重視煉字的他,感嘆現在影像訊息囂張到可怕的地步,文字已一步步被逼到邊緣。 黃麗群分析,文字從口傳時代之後宰制地球非常久。文字的出現,改變了人類的思考方式和文化傳播形式。口述時代,思想一從嘴裡說出來就消失在空氣中。文字出現以後,思想才得以如物質一般存在。以前說「學富五車」,如果用竹簡來算,「五車」裝不了多少著作。印刷術、造紙技術讓媒介輕量化,便於攜帶與傳播。現在的傳播環境又有了更進步的技術和媒介,社群媒體一秒鐘即可傳遞一則訊息給十個人或百萬人,甚至更多。技術和媒介的發展過程中,紙本難以避免會被邊緣化。不過,它仍然有存在的意義,有的人就是喜歡這個媒材所詮釋的視覺效果或審美經驗。此外,漢字有一種特殊性格,不只可以記錄,還有視覺和圖像的意義。
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78現場報導】以字捕夢
【星期五的月光曲-台積電文學沙龍78現場報導】以字捕夢
小說家林俊頴(左起)、主持人顏訥與小說家黃麗群合影。(攝影:許正宏)

【侯延卿╱報導】

2022年第一場「星期五的月光曲」文學沙龍,由林俊頴與黃麗群主講「文學捕夢人」,主持人是顏訥。

林俊頴穿著淺綠色襯衫,搭配橘色開襟毛衣,深藍色牛仔褲褲腳捲兩道,腳踏尖頭發亮皮鞋。黃麗群一襲黑色迷你裙洋裝,左腕彩繪花卉,搭配一雙銀色平底鞋。兩位土象星座對談者亮麗登場,除了朗讀,也進行對於文字與傳播媒介的思辨。

家裡書籍氾濫成災,林俊頴索性重讀舊書,閱讀新書的機率相對減少,近來常看章回小說。他認為,章回小說的時代,識字率並不普及,紙張、印刷都不易取得,由於環境制約,不得不高度節制與收斂,例如文言文。創作長篇小說對他而言,只要抓到模式就容易下筆,暢所欲言並不困難,難在懂得節制與提煉文字的過程。重視煉字的他,感嘆現在影像訊息囂張到可怕的地步,文字已一步步被逼到邊緣。

黃麗群分析,文字從口傳時代之後宰制地球非常久。文字的出現,改變了人類的思考方式和文化傳播形式。口述時代,思想一從嘴裡說出來就消失在空氣中。文字出現以後,思想才得以如物質一般存在。以前說「學富五車」,如果用竹簡來算,「五車」裝不了多少著作。印刷術、造紙技術讓媒介輕量化,便於攜帶與傳播。現在的傳播環境又有了更進步的技術和媒介,社群媒體一秒鐘即可傳遞一則訊息給十個人或百萬人,甚至更多。技術和媒介的發展過程中,紙本難以避免會被邊緣化。不過,它仍然有存在的意義,有的人就是喜歡這個媒材所詮釋的視覺效果或審美經驗。此外,漢字有一種特殊性格,不只可以記錄,還有視覺和圖像的意義。

林俊頴相信今天講的任何方言都一定能找到相對應的漢字或中文字,他的小說《我不可告人的鄉愁》運用大量台語書寫就是一個實驗。他出生滿月後被祖母抱去養了十年,從小聽祖母講大家族裡的故事,後來一一寫進書裡。因為祖父母都講台語,不會講普通話,基於寫實的需求,林俊頴模擬他們的口吻來創作。帶著探險與追查的心願尋找文字,過程雖然辛苦卻非常有趣,譬如小時候聽大人講「閃電」的台語是「sih-nah」,研究之後才知道是「熾爁」二字。對於文字,他有自己的執迷,樂在其中。

黃麗群視寫作為工作,目前大部分時間都提不起勁。她說「想活在舒適圈」,除非太舒適到了無聊的地步,才會自找麻煩去寫作。她對來到中年這件事感到疲倦,年輕時覺得應該關切全世界的事情,現在只想平靜過生活。她猜測可能是網路用太多,一直接收訊息瀑布沖擊,在精神上過度勞動。手機刷一下社群媒體,就有新訊息冒出來,刺激大腦釋放多巴胺,好像施打興奮劑,宛如嗑藥上癮。

此時,林俊頴露出慈祥的微笑。林俊頴今年六十二歲,同輩幾乎每位友人都要面對上了年紀的父母,身體機能包括腦力逐漸退化是很可怕的折磨,他說四十歲上下的人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「老」。

四十出頭的黃麗群判斷林俊頴必定在想:「你還不知道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等在後面!」

談到3C成癮,顏訥還沒到中年就覺得心很累了。她說用手機美顏軟體照相以為自己就是長那個模樣,然後每次照鏡子看到真實的自己,總是會因為落差太大而驚呼:「夭壽喔!」

寫作與捕夢之間,真相與美顏之間,皆是道阻且長啊……

【2022–02–23/聯合報/D3版/聯合副刊】

--

--

文學大小事

文學大小事

「星期五的月光曲─台積電文學沙龍」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在孫運璿科技‧人文紀念館。「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」粉專:facebook.com/teenagerwrite